湘讯网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13973041518
邮箱:1362887520
李淑一与柳直荀二三事
在湖南长沙县长桥(今长沙县泉塘街道),有一族著名的“长桥柳”,为“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后裔。柳直荀即为“长桥柳”氏第十八代孙。柳直荀,1898年11月出生于长沙县高桥镇中南村。其父柳午亭曾留学日本,与黄兴、杨昌济同学,回国后在长沙以教书为业,曾创办“长沙圣和中学”(“圣和”源自《孟子》中说“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即今之长沙县第一中学。

黄柏强

在湖南长沙县长桥(今长沙县泉塘街道),有一族著名的“长桥柳”,为“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后裔。柳直荀即为“长桥柳”氏第十八代孙。

柳直荀,1898年11月出生于长沙县高桥镇中南村。其父柳午亭曾留学日本,与黄兴、杨昌济同学,回国后在长沙以教书为业,曾创办“长沙圣和中学”(“圣和”源自《孟子》中说“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即今之长沙县第一中学。他给儿子取名“直荀”是取古语“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的寓意,期望儿子成为不随俗沉浮且刚正不阿的人。柳直荀自幼得到父亲严格系统的指导,1912年考入长沙广益中学,后考入雅礼大学预科。在读预科期间,柳直荀结识了毛泽东、何叔衡、张昆弟等人,并于1920年10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2月经何叔衡等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李淑一与柳直荀结婚,一直是聚少离多。

从1924年10月结婚到诀别,李淑一与柳直荀在一起只有短暂两年半时间。柳直荀遇难时,李淑一才刚三十出头。在那风雨如晦的岁月里,李淑一带着一双儿女东躲西藏,多次受到国民党的软禁、逮捕,但她对柳直荀的爱情始终坚贞不渝。

“著名共匪之妻”要找个谋生的职业本就不易,更何况还拖儿带女。所幸李淑一是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毕业的高材生,又在福湘女子中学专修三年,便当起了家庭教师,以微薄的收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活。之后,她就一直以教书为生。

1928年冬,柳直荀从上海寄来他30岁生日的照片,照片背后书唐诗二句: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1929年5月他又从天津寄来信,打算接李淑一和儿女赴津,不幸此照片和书信被国民党当局在桃花村老家查获,李淑一这位“著名共匪之妻”被捕入狱,关押在长沙司禁湾陆军监狱。敌人向她追查柳直荀的下落,严刑拷打,但她始终不说。

李淑一后经柳李两家多方营救才被保释出狱,但不得离开长沙一步。自此以后,李淑一与柳直荀便失去了联系。

李淑一与柳直荀早年有约,一定要培养两个子女到大学毕业。在盼望、思念和劫难中,李淑一艰难地把孩子拉扯长大,抚养成人:女儿柳挹群1945年毕业于湖南国立师范学院音乐系(后定居美国),儿子柳晓昂195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后在国家计委工作)。

师生同享毛泽东“悼亡诗”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毛泽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寄托了他对夫人杨开慧烈士和亲密战友柳直荀烈士的无限深情。

柳直荀1932年在洪湖革命根据地被诬以“国民党改组派”,遭王明左倾路线执行者夏曦捕杀,牺牲时年仅34岁。1957年李淑一致信毛泽东,并寄上1933年梦见柳直荀,和泪填写之《菩萨蛮·惊梦》,毛泽东即和有《蝶恋花·答李淑一》。该词被郭沫若称为“古今的绝唱”。

毛泽东另一首著名悼亡诗便是创作于1963年的《七律·吊罗荣桓同志》了,“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十分巧合的是,柳直荀和罗荣桓有师生之谊。

1902年11月26日,罗荣桓生于湖南省衡山县寒水乡南湾村(今属衡东县荣桓镇)。在南湾村,有罗荣桓故居和罗荣桓元帅纪念馆。

在罗荣桓元帅纪念馆里,陈列有“1919年,罗荣桓离开偏僻闭塞的南湾,到长沙协均中学求学”的资料。协均中学即今之长沙县三中的前身,创办人为柳直荀及雅礼大学预科同学,当时校长为柳直荀。在罗荣桓到长沙协均中学求学的资料中载有“在柳直荀的影响下,罗荣桓思想日趋进步。”

罗东进在《我的父亲罗荣桓》一书中这样说:“柳直荀只比我父亲大四岁,但却属于我父亲的老师这一辈。这是南湾的闭塞和长沙的开化给他们造成的差异。”

“君失柳”后的历史感慨

1957年5月11日,毛泽东在给李淑一的回信中,赠给了李淑一《游仙》(即后来的《蝶恋花·答李淑一》),还特别嘱托李淑一:“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时候,请为我代致悼意。”并且寄去100元钱,要他代为祭奠。可是,当时对柳直荀到底怎样牺牲、殉难何处尚未弄清,更谈不上有墓可看了。

李淑一曾苦苦追寻柳直荀牺牲真相,可直到1976年毛泽东逝世,李淑一也未能完成老友的这一托付。后来,随着柳直荀烈士牺牲真相大白于天下,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1979年,在烈士殉难处——监利县周老嘴心慈庵,修建了柳直荀烈士纪念亭。李淑一为纪念碑题写了碑文,文中详细叙述了烈士的生平事迹后,禁不住感慨道:“极左败大业,遗骨楚江滨”,并告诫后来者:“团结戒自戕,江山血铸成”。此时已是毛泽东逝世后的第三年了。


备案号:湘ICP备17002105号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