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讯网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13973041518
邮箱:1362887520
1949,毛泽东、蒋介石不一样的新年献词
文章附图

毛泽东1949年进行新年献词

1949年,美国人抛下了在危境中的蒋介石,等待所谓的尘埃落定。赴美乞援的宋美龄被迫悄然离开华府;新年元旦,蒋介石面对全国人民再玩下野的把戏,向中共发出求和的信号;大智大勇的毛泽东不为其蒙骗,他形象地讲了个农夫和蛇的故事,指出共产党人不当农夫,而是要将革命进行到底。在毛泽东的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结束了三大战役,取得了解放全国的决定性胜利,并在西柏坡描绘出新中国的蓝图。

1949年,中国数千年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也是新旧政权更替的一年。在这一年的1月1日,毛泽东和蒋介石分别发表了新年献词。不一样的处境,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未来,不一样的献词,让人们深刻感受到了新生力量的来势汹汹。

蒋介石乞和的《新年文告》

在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人民解放军经过英勇奋战,到1948年9月,进入战略决战阶段。经过三大战役,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发展壮大至300万人,国民党军队则下降至290万人。主客已经易位。

1949年元旦的上午,南京,“总统府”内张灯结彩,墙壁上还贴着圣诞节的七彩剪纸,漂亮的服务小姐在会客厅里穿梭往来,一派忙碌的节日气氛。蒋介石在南京总统府邸举行了新年团拜会。前来参加团拜会的人有副总统李宗仁、行政院长孙科、立法院长童冠贤、监察院长于右任、总统府秘书长吴忠信,以及张群、张治中、邵力子、陈立夫、谷正纲、张道藩等60多人。

虽然是新年的喜庆日子,到会的人们却难以掩饰内心的沉重,强作欢颜,互相寒暄。上午9时,随着传令官一声“蒋总统到”,与会人员一致起立迎接。蒋介石在两名军官的陪同下步入会客厅。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的蒋介石没有身着笔挺的美式军装,而是穿了一身灰哔叽中式长袍,面对欢迎他的臣僚、将军们面带微笑,像一个儒雅慈祥的老学究。他习惯性地环顾一下四周,作了一个颇具绅士风度的下压手势,看到欢迎的人们机械地落座后,他才慢慢地坐在了主宾席正中那个属于他的位子上。

主持团拜仪式的司仪见状,便宣布团拜会开始。请总统致新年祝词。

蒋介石肃立在大厅的讲台上,慢条斯理地说道:值此辞旧迎新之际,中正祝诸位同仁身体康泰、生活幸福。目前时局维艰,凡我同志务必恭谨勤勉,尽忠党国。

接着,蒋介石神情漠然,冷冷地宣读起《新年文告》(即《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元旦告全国军民同胞书》)。在《新年文告》中蒋介石首先自责“戡乱”不力,“自诫”中正个人领导无方,举措失当,有负国民付托之重。但他马上推卸战争责任,说什么“政治商谈目的固在于和平,即动员戡乱之目的亦在于和平”,为自己唱赞歌,又说什么“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等条件,实质上是要求在保持旧有政权基本格局的条件下,才同中共进行“和谈”。蒋介石最后在文告中说,只要中国共产党答应其求和条件,“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暗示自己将下野。

蒋介石的《新年文告》是蒋介石在新年里向全国人民发出的第一声呼号,也是蒋介石向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公开哀鸣。

关心时势的人们在读了此《新年文告》后,无不大失所望。洋洋洒洒数千言,无半分和谈之诚意,唯见推脱内战责任之用心,但在当时也有少数人为蒋介石的虚假言辞所蒙蔽,对革命到底的信念不太坚定,对现实十分迷惘。

毛泽东誓将革命进行到底

毛泽东于1948年12月30日为新华社写了题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后来描述说:毛泽东的宣言中充满讥讽刻薄之词,有浓烈的火药味。

“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毛泽东在这篇献词的开头不容置疑地宣告道。

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外反动派看到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军事斗争的方法加以阻止,他们就一天比一天地重视政治斗争的方法。中国反动派和美国侵略者现在一方面利用现存的国民党政府来进行和平阴谋,一方面力图在革命阵营内部组织反对派,极力使革命就此止步。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呢?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呢?对于这个尖锐的问题,每一个民主党派,每一个人民团体都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

毛泽东号召全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真诚合作,采取一致的步骤,粉碎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政治阴谋,将革命进行到底。

针对少数人在这个问题上模糊动摇的观点,毛泽东深入浅出地讲述了除恶务尽的道理,告诫人们决不要怜惜蛇一样的恶人。在这里,他引用了古代希腊的一则寓言:

一个农夫在冬天看见一条蛇冻僵着。他很可怜它,便拿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蛇受了暖气就苏醒了,等到回复了它的天性,便把它的恩人咬了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伤。农夫临死的时候说:我怜惜恶人,应该受这个恶报!外国和中国的毒蛇们希望中国人民还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死去,希望中国共产党,中国的一切革命民主派,都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怀有对于毒蛇的好心肠。

毛泽东还义正辞严地宣布:凡是劝说人民怜惜敌人,保存反动势力的人们,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敌人的朋友了。他强调说:在这里是要一致,要合作,而不是建立什么“反对派”,也不是走什么“中间路线”。

在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毛泽东擘画了1949年中国革命的蓝图,他说: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1949年我们在经济战线上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成就。我们的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将要比过去提高一步,铁路公路交通将要全面恢复。人民解放军主力兵团的作战将要摆脱现在存在的某些游击性,进入更高程度的正规化。

1949年将要召集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组建共和国的中央政府。这个政府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有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适当的代表人物参加的民主联合政府。

毛泽东新年献词的发表,宛如一声春雷,宣告了华夏大地人民的春天的到来,一个自由和民主的春天的到来。在前线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士受到极大的鼓舞,各战区指战员纷纷致电中央军委表示战斗决心。而中国人民的敌人蒋介石政权则无可奈何地哀叹自己末日的来临。据说,国民政府“副总统”李宗仁在听到此新年献词时,神情黯然地对夫人郭德洁说:“看来,和平之机会已经失去了。”

(摘自《红墙大事……共和国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中共文献出版社出版 张树德/著)


备案号:湘ICP备17002105号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