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讯网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13973041518
邮箱:1362887520
九霄杨柳春常在——李淑一祭奠杨开慧纪实

九霄杨柳春常在

——李淑一祭奠杨开慧纪实

毛泽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手迹。

杨开慧故居。

毛泽东与李淑一合影。

编者按

伴随着新年的脚步,在湖南日报新一轮改版创新中,《好文》版今天与大家见面了。

《好文》版注重一个“好”字,无论原创或文摘,既好读,又要有思想、有营养,给读者以启迪。题材以历史、人文、哲思为主,优先选择那些具有修身齐家、资政鉴世作用的好文章。它与《湘江》周刊在时间上和风格上形成互补,旨在为读者增添一个思想文化的新园地。每周一期,周二或周三刊发,每期半个版或1个版。敬请关注。欢迎来稿。邮箱:xjzkhaowen@sina.com。

黄柏强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毛泽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寄托了他对夫人杨开慧烈士和亲密战友柳直荀烈士的无限深情。该词一经刊出,即被广为传播。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毛泽东在作词“答李淑一”的同时,还有嘱托李淑一替他祭奠杨开慧之事呢?

2016年12月中旬,笔者邀约柳直荀(李淑一丈夫)烈士之外甥女骆霞夫妇一同访问了李淑一故里——长沙市望城区白箬铺镇淑一村。在参观“李淑一珍藏馆”时,我们意外地见到了李淑一《祭杨开慧烈士文》手稿。淑一村党支部书记李哪向我们介绍了李淑一祭奠杨开慧烈士的相关情况。

毛泽东:“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

1957年5月11日,毛泽东词赠李淑一《蝶恋花·答李淑一》时,还向李淑一提出了:“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

遵照毛泽东的意思,1957年7月10日,李淑一赴板仓祭扫开慧烈士墓。

在花木葱郁的开慧墓前,李淑一敬上鲜花和香果,含着热泪诵读祭文:

“惟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之九年,一九五七年之七月十日,淑一谨荐鲜花香果之仪于老友杨开慧烈士之墓前曰:开慧老友,兹春共学,益我良多,死生契阔,遂及卅年,呜呼伤哉!

回忆大革命失利后,毛主席与直荀奔走四方,继续奋斗,君避板仓,我授徒省垣,各以路远儿牵,莫由谋面,共诉衷情。一九三0年红军退出长沙后,君以书来,嘱寄楮墨,我已购就,准备付邮,不意何逆猖獗,致君囹圄,消息传来,友朋惊悼,解救莫及,遂罹斯难,自君牺牲,怀念至今,呜呼伤哉!

近接毛主席来讯,念君思君,作词悼君,嘱我暑假有暇代他亲来板仓奠扫君墓,获此良机,遂偿夙愿,今前来奠,恩义双重,老友有灵,当能鉴察。

解放九年来,毛主席领导六亿人民建设祖国,宏图大略,薄海同钦,匪特人困获苏,而且中国一跃而为世界之和平堡垒,老友闻之定当九泉含笑。

伯母年逾耄耋,神明犹强,姨母体君之意,与伯母朝夕相守,一至如今。毛主席关怀老人,供养无缺,开智崇德,晨昏定省,奉事惟谨。我亦岁时走谒,藉慰老人,吾友安居泉下,冀勿萦念。此次同来奠扫者,君之兄嫂开智、崇德、弟妇淑兰及君之老友范涫、杨文俊。板仓北望,景物依然,旧谊犹新,人天两隔,呜呼伤哉!尚飨。”

从李淑一诵读的祭文看,李淑一是和毛泽民妻子王淑兰,杨开慧的兄嫂杨开智、李崇德,以及湖南省民政厅的同志等一道,赴板仓祭扫开慧烈士墓的。

李淑一赴板仓祭扫开慧烈士墓,需要有杨家人出面陪同,杨开慧的兄嫂杨开智、李崇德自然是最适合的;毛泽民妻子王淑兰一同去扫墓,是受李淑一邀约,还是毛泽东吩咐过的,暂未见资料记载。但不可否认的是,除了毛岸英、毛岸青夫妇外,作为毛家人,毛泽民妻子王淑兰去给杨开慧扫墓,意义自然不同。

祭奠完毕,李淑一一行参观了杨开慧的故居,看了杨开慧和岸英、岸青童年时代的合影。“望着开慧那英姿焕发的容貌,她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热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李淑一后来这样回忆说。

李淑一与毛泽东杨开慧的特殊渊源

毛泽东日理万机,能把祭奠杨开慧这么重要的私事交给李淑一,可见李淑一与毛泽东、杨开慧关系十分要好。

李淑一,1901年6月2日生于湖南善化县白箬铺桃林村(现为长沙市望城区白箬铺镇淑一村)。

李淑一之父李肖聃与杨开慧之父杨昌济是一道留日的同学。1920年初杨昌济先生逝世后,杨开慧随母亲及兄嫂护送父亲灵柩南归长沙,此后杨家生活各方面得到李肖聃照顾。杨开慧曾居住在李肖聃在长沙的居所,与李淑一朝夕相伴,形影不离,并通过李肖聃帮助,进入长沙福湘女中就学,和李淑一同住一间寝室。因李淑一长杨开慧几个月,故杨开慧称之为淑一姐,两人无话不谈,甚至于毛泽东写给杨开慧的书信,杨开慧也会拿出来与李淑一分享。

李淑一与柳直荀相识多年。1924年10月30日,李淑一与柳直荀结婚,结婚介绍人即为杨开慧。

柳直荀之父柳午亭也是与杨昌济、李肖聃一道留学日本的同学,是位出名的爱国知识分子。1912年柳直荀考入长沙广益中学,寄居“板仓杨寓”杨昌济家,后就读于长沙雅礼中学。在此时期柳直荀结识经常来“板仓杨寓”聚会的毛泽东、何叔衡、张昆弟、肖子升等进步人士,并与他们结下深厚情谊。受毛泽东的影响,柳直荀走上革命道路。

1920年冬毛泽东与杨开慧结婚。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毛泽东负责湘区党的工作。柳直荀经常到清水塘去看望毛泽东与杨开慧,并向毛泽东汇报和请示工作。李淑一后来曾回忆起这样一件事:1922年秋的一个黄昏,柳直荀邀李淑一一同前往清水塘。在路过菜园时,李淑一不慎失足摔进粪坑,柳直荀扶着满脚粪泥的她走进屋里,毛泽东和杨开慧一边埋怨一边哈哈大笑。毛泽东同柳直荀到房里谈工作去后,身怀六甲的杨开慧连忙打来水,取出鞋袜让李淑一洗换,并关心地问起她的一些情况,叙旧谈心。

李淑一与柳直荀结婚后,同年底,毛泽东从上海回湖南养病,李淑一与柳直荀一起前往看望,感谢促成他俩成婚的毛泽东和杨开慧。

1927年“马日事变”前夕,杨开慧从武汉回长沙,她带着5岁的毛岸英到长沙留芳岭来看望柳直荀和李淑一一家,当时他们的儿子柳晓昂还只有3个多月,杨开慧向他们表示祝贺,并把柳晓昂抱在怀里,亲热地逗引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毛泽东在湖南领导农民运动,柳直荀作为农民运动重要领导人,协助毛泽东为推动湖南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7年5月21日“马日事变”后,柳直荀离乡革命,李淑一留长沙从事教育工作。1929年5月,李淑一被国民党当局抓捕入狱,关押期间,杨开慧多次托人探视。

李淑一出狱后,1930年杨开慧托人给李淑一捎信,要李淑一寄纸、笔、书及生活衣物给她。李淑一按杨开慧所嘱,将所需物品购齐,准备寄给杨开慧时,杨开慧不幸被捕。杨开慧关押期间,李淑一冒着危险前去探视,并和父亲李肖聃一起想办法营救。

杨开慧牺牲后,李淑一悲痛欲绝,多次前往板仓看望杨开慧的母亲,并曾动情地对老人说:“开慧牺牲了,我就是您的女儿。”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1月17日李淑一致信毛泽东,祝贺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革命的胜利,并把杨开慧牺牲的情景,和她本人在国民党统治区20多年的痛苦情况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回了信。

1954年3月2日,毛泽东写信给秘书田家英:“……李淑一女士,长沙柳直荀同志(烈士)的未亡人,教书为业,年长课繁,难乎为继……拟以我的稿费若干为助,解决这个问题,未知她本人愿意接受此种帮助否?她是杨开慧的亲密朋友,给以帮助也说得过去。请函询杨开智先生转询李淑一先生,请她表示意见。”

1955年,李淑一因生病半年没有教书。毛泽东知道后,叫杨开智去看她。

1957年1月,毛泽东诗词18首在《诗刊》创刊号首次刊发了,李淑一读后爱不释手,想起毛泽东在和杨开慧交朋友的时候,填过一首《虞美人》词赠开慧,但她只记得开头两句了,于是便给毛泽东写信索取词的全文,以慰思念故友之情。此事李淑一后来这样回忆说:“我就写信给毛主席,请他把送开慧的词写给我,作为纪念;并把我在1933年听说直荀牺牲,结想成梦,和泪填的《菩萨蛮》词一首,请毛主席指正……1957年5月11日,毛主席给我回了信,说:‘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罢。有《游仙》为赠……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游仙》即后来广为人知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毛泽东接见李淑一

给杨开慧扫墓后,李淑一把祭扫的情况回信报告了毛泽东。

1957年12月17日,毛泽东致信李淑一:“淑一同志,给我的信及祭文均已收到,迟复为歉,寄上五百元聊佐菽水,勿却,不久可能去你那里,可谋一晤,顺祝教礼。毛泽东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七日。”

1959年6月27日,毛泽东在湖南长沙蓉园接见了杨开智、李崇德和李淑一,并与李淑一同坐在一个长沙发上。毛泽东谈到他送《蝶恋花》词的经过时,他向在座的湖南省委、省政府领导同志介绍李淑一说:“她就是李淑一,开慧的好朋友。她把悼念直荀的词寄给我看,我就和了她这首《蝶恋花》词,完全是照她的意思和的。”随后,毛泽东留杨开智、李崇德和李淑一吃饭,亲自给他们敬酒夹菜。

两年后,1961年6月,为纪念毛泽东蓉园接见,李淑一作了一首七言律诗:

忆昔长沙识伟姿,重逢已是盛明时。

卅年事业惊环宇,四海人民仰导师。

话到忠魂弥恳挚,暖如朝日更温慈。

九霄杨柳春常在,附骥深惭蝶恋词。


备案号:湘ICP备17002105号       管理登录